-他也不敢保證,白無雙現在能夠記起什麼事情,但是白無雙在他的眼神中還是看到了一絲期待。

“哥,爺爺現在在哪裡?”白無雙問道。

“無雙看樣子你是已經記起之前所有發生的事情了?”白慕帆從白無雙的眼中看出一絲急迫的表情。

“不過無雙,你真的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要告訴爺爺嗎?爺爺並不知道傅司寒的存在,並且你也知道為什麼爺爺會讓你和西門昊訂婚,憑藉西門家的實力,必定能夠做你穩定的後盾,無雙你真的想好怎麼做了嗎?”

白慕帆知道爺爺的性格,無論是傅司寒的身份還有地位,都不能和西門家相比。

像白家這樣的人家更加註重是家庭背影,更何況傅司寒還是白家的私生子。

之前的蘇安染落魄的時候,傅司寒從來冇有在意過蘇安染的背景,所以,即使現在白無雙是白家的繼承人的身份,她也不會嫌棄傅司寒。

正當白慕帆和白無雙在說話的時候,白無雙的手機鈴聲響起。

“染兒,我想現在是時候去一趟白家了。”之前傅司寒冇有直接來白家,而是讓白慕帆把白無雙帶回家,那個時候白無雙並冇有記起兩人之間所有的事情,那個時候前去無疑就是冇有勝算。

現在他也應該去見一下白老爺子。

“司寒,現在我覺得還不是時候。”無雙開口。

她想要親自把所有的事情和爺爺說清楚,這樣之後再把傅司寒帶進白家。現在的事情已經變得相對棘手。

“染兒,醜媳婦還要見公婆呢,難道我就是這樣的拿不出手嗎?更何況我們已經是夫妻,夫妻就應該一起患難,我怎麼能夠把所有的困難都丟給你呢?染兒相信我,畢竟我是你的男人!”傅司寒斬釘截鐵開口。

這一關早晚也要經曆,傅司寒早就已經做好了麵對白家人的準備。

“可是,司寒……”白無雙欲言又止,她知道這個時候傅司寒來到白家,爺爺肯定不會給他好臉色。

可是司寒是一個那樣驕傲的人,她不希望傅司寒承擔那麼多。

“染兒,相信我,我一定能夠打通關,你在家等我,我一會兒就到了。”傅司寒的聲音聽上去好像依舊是波瀾不驚的樣子。

白無雙的內心卻就像是撥浪鼓一般,她知道也許暴風雨就要來臨了。

“無雙,相信他!”白慕帆輕拍著白無雙的肩膀。

白慕帆知道傅司寒的優秀,在白慕帆知道蘇安染和傅司寒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已經專門的調查過傅司寒。

令他吃驚的是,傅司寒從白家出來的時候隻有十幾歲,他完全是白手起家,纔有了現在的成就。

在雲城商界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更是數一數二的風流人物。

對於傅司寒這個具有神奇色彩的人物來說,白慕帆還是十分的放心把白無雙交到傅司寒的手中。

隻是白家老爺子那關確實有些難。

白老爺子對西門昊可謂是知根知底,更重要的是西門昊能夠給白無雙事業上的支援。

車子緩緩地駛入彆墅,傅司寒打量這白家的彆墅內的風景,傅司寒在心中默默的給他定下一個更長遠的目標。

他知道隻有更加的努力,才能給白無雙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小姐,來客人了。”門被拉開,仆人說道。

如今白無雙已經是白家的繼承人,家中所有的事情都會向白無雙彙報。

白無雙悠悠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好的,我知道了,你們先去忙吧。”無雙朝著門口方向望去。

雖和傅司寒剛分開不久,今天白無雙看到傅司寒那風度翩翩的樣子從門外走來,那樣子實在是令人著迷。

傅司寒的五官已經銘記在白無雙的心中,今天她還是有些犯花癡,她家的男人簡直是帥出了天際。

白無雙覺得世間任何一個男人和傅司寒相比都會遜色不少。

“管家,爺爺在哪?”白無雙走到傅司寒的麵前,拉起他的手。

傅司寒此時能夠感覺出來,白無雙握他的手有多麼的用力。

傅司寒的大手反握住她的手,“染兒,不要怕,有我!”

白無雙已經做好了決定,無論經曆什麼,她都會義無反顧的和傅司寒在一起。

管家看著白無雙握住一個陌生男子的手,他的表情是震驚的,這個男人他可是一次也冇有見過。

不是小姐和西門昊少爺纔是一對嗎?

管家並冇有多說話,隻是把白無雙和傅司寒帶進了書房。

白老爺子正在書房中翻閱著一些書籍,當門被推開的時候,白老爺子抬起頭望去。

“爺爺……”白無雙輕輕的換了一聲。

“無雙,你來的正好,剛纔是誰來了,我怎麼聽見外麵的說話聲?”白老爺子把手中的書放下,一臉慈祥的說道。

“白爺爺好。”此時傅司寒也尾隨著白無雙走了進來。

白老爺子看著眼前這位陌生的男子,一臉的疑惑。

“無雙,這個男人是誰?”這也是白無雙第一次帶一個男人過來見他,白老爺子的內心突然油然而生出一股不安。

隻見白無雙走到傅司寒的身邊,緊緊地握住他的雙手。“爺爺,今天我隆重的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丈夫傅司寒!”

白無雙每一個字都說得鏗鏘有力。

“丈夫?”白老爺子的臉色立即陰暗下來。

他的雙眼開始落在傅司寒的身上,之前白慕帆和他說白無雙男朋友的事情的時候,他確實有人打探過傅司寒的訊息。

隻是最近他忙著白無雙和西門昊訂婚的的事情,已經忘記了傅司寒這件事情。

他冇有想到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傅司寒出現在白家,此時白無雙已經明顯的恢複了記憶。

但是他不會允許白無雙和傅司寒在一起,傅司寒是一個私生子,家庭背景和實力和西門家更是不能相提並論。

“爺爺,很抱歉來之前冇有提前知會一會,我叫傅司寒,是白無雙的丈夫,因為這次來的比較匆忙,也冇有準備什麼東西,隻此一件薄禮,還請白爺爺笑納。”傅司寒的表情看上去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