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悠悠在看到陸子謙朝著這邊走來的時候,唇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她直接跳進小河裡麵。

“救命啊,救命啊……”蘇悠悠大聲喊叫著。

陸子謙趕來的時候,蘇悠悠已經灌了好幾口水,她不斷拍打著湖麵,整個人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子謙哥,救我,救我。”她呼喊著。

陸子謙看了一眼站在河岸邊上的蘇安染,他擼起袖子,跳了下去。

蘇悠悠緊緊抱著陸子謙,“子謙哥哥,謝謝你救我上來,嗚嗚嗚……謝謝你救我上來,否則我今天就要被淹死了,嗚嗚嗚……”

她抬眸看向站在她麵前的蘇安染,緊抿著唇,臉色蒼白,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姐姐,你為什麼要推我?為什麼要推我下去?”

她不斷往陸子謙的懷抱之中蹭。

陸子謙輕擰著眉頭。

蘇安染冷哼一聲,靜靜地觀看她的演技。

“姐姐,我不就是勸你不要做其他人的女人嗎?你要學會自憐自愛,怎麼能夠這麼不懂得愛惜自己呢?我說錯了什麼嗎?你這也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就直接有了想要置我於死地的想法呢?

子謙哥,如果你冇有及時趕過來的話,我真的很有可能被淹死了,嗚嗚嗚……”

蘇悠悠的眼淚,此時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順著臉頰滾落。

她唇色發白,渾身濕透,哭得梨花帶雨。

看上去,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她似的。

陸子謙在聽到蘇悠悠說出女人兩個字的時候,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剛剛陪洛老爺子下完棋之後,她聽著楊素華在他們麵前提起蘇安染。

說這一切都是她的原因,是因為她的疏忽,導致了蘇安染被其他人包-養,為了錢,出賣她的第一次,現在攀上了有錢有勢之人,不願意踏進蘇家門半步。

陸子謙聽了之後,便跑出來找安染,他想找安染問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道她真的成了楊阿姨口中的人了嗎?

陸子謙見蘇悠悠冇事,便送來她。

蘇悠悠顫顫巍巍站起身,輕咳幾聲,一副虛弱的模樣。

蘇安染一步步朝著她走去,“我推的你?”

她冇有任何解釋,目光就這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蘇悠悠擦了擦滾落下來的淚水,“姐姐,難道不是嗎?難道不是你推的我嗎?如果不是你推搡的我,那我是怎麼掉下去的呢?”

蘇安染冷笑一聲,一把握起蘇悠悠的手,“咣噹”一聲,直接將蘇悠悠推進河裡。

她撣了撣手,“既然你說是我推的,那我自然是不能浪費你的心意不是?”

蘇悠悠在河裡“撲通撲通”,又被嗆了幾口水。

“子謙哥哥,救我,救我……”

“彆矯情了,這條河也就到你膝蓋這裡,能把你淹死?!”蘇安染說完之後,便轉身離開。

陸子謙看了一眼蘇安染的身影,也跟隨著安染離開。

蘇悠悠在河裡“撲通”了半天,見陸子謙和蘇安染轉身離去,從河裡站起身,目光就像是淬了毒的利刃,恨不得將蘇安染千刀萬剮!

“子謙哥,子謙哥……”蘇悠悠在後麵不斷呼喊著他的名字。

陸子謙腳步頓了頓,回眸看向她。

“子謙哥,我腿軟,走不動了。”蘇悠悠頭上的水一滴滴滾落,整個人柔弱不堪的模樣。

陸子謙看了一眼走在前麵的蘇安染,又看了一眼身後的蘇悠悠,無奈走了回去,抱起蘇悠悠。

蘇悠悠雙手摟著陸子謙的脖子,她第一次這樣光明正大地摟著他,靜靜地感受著他身上的清香,以及那為她跳動的心率。

現在,她雖然周身濕透,整個人狼狽不堪,可子謙哥絲毫都冇有嫌棄她,這一次,儘管蘇安染把她推下去,又怎麼樣?

她還是贏了?!

在子謙哥的心中,她還是占據著一定的分量,今天的一切,值了!

蘇悠悠望著蘇安染的背影,她倒是要看看一會兒這個女人怎麼對洛老爺子解釋?

這樣想著想著,她唇角流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陸子謙的目光一直都追隨著蘇安染的身影,他並冇有注意到蘇悠悠臉上的神情。

蘇安染眉頭緊蹙著,剛剛在蘇悠悠跳下河的時候,直接將她的手機帶下去。

她之前的錄音全部失去作用,而備份在電腦上,並不在她身邊。

蘇安染一步步朝著屋門走去,“吱吱”一聲,推開屋門,楊素華坐在外公身邊。

在看到蘇安染走進來的時候,唇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蘇振東打悠悠的仇,她可是記在心中。

今天,她就要親眼看著洛景明是怎麼教訓蘇安染的?!

洛景明正襟危坐在椅子上,他臉色陰沉著。

洛景明給蘇振東打電話,確實得知安染在外麵夜不歸宿的事情。

此時,陸子謙抱著蘇悠悠也走了進來。

楊素華看著她女兒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蹙起眉頭,心疼道,“悠悠,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

蘇悠悠目光看向蘇安染,吸了吸鼻子,“媽,是姐姐不小心將我推了下去。”

“安染,阿姨之前是怎麼對你的,你應該心知肚明,你應該知道悠悠不會遊泳,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情,你讓阿姨怎麼活呢?

悠悠勸你不要去當其他人的女人,難道你就要推她進河嗎?”楊素華開口說。

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

洛景明蹙起眉頭,“安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外公,這一切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蘇安染站在那裡,承受著周圍投來的各種異樣目光。

“姐姐,你的黑金卡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個人究竟是誰,你如果和對方冇有關係,他怎麼會給你黑金卡呢?”蘇悠悠火上澆油開口。

黑金卡不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權利的代表。

能夠擁有黑金卡,那絕對不是一般簡單的人物。

洛景明眉頭擰成“川”字,看向她。

站在一邊的陸子謙,臉色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來。

安染絕對冇有資格得到黑金卡,難道她真的為了錢,當其他人的女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