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一幕,舒瑤抿唇一笑,“就喜歡你的爽快。”

她拿起包包,從裡麵掏出一張支票,“這裡是五十萬,隻要你能幫我約到擎牧野,這就是你的。如果能讓我跟頌宇集團合作,我在給你一百萬的報酬。”

合計,一共一百五十萬。

孟靜薇頓時眼冒精光,正襟危坐,“說話算數?”

她現在正缺錢呢,就有人送上門來,當真是天公作美。

原本孟靜薇還在揣測舒瑤的身份,但現在看來,舒瑤對她顯然不感興趣,她感興趣的反而是擎牧野。

畢竟以擎家現在的地位,想跟他們合作的人趨之若鶩。

“當然算數。”

舒瑤抿唇一笑。

孟靜薇瞟了一眼桌子上的支票,內心打著小九九,又搖了搖頭,“以瑤瑤彩妝現在的地位,隻要跟頌宇集團一合作,那麼你們就瞬間躋身於一線品牌,而不是現在三流的牌子,靠著微商營銷帶貨了。所以,這點錢,隻怕誠意不夠。”

她對瑤瑤彩妝瞭解並不多,但卻知道瑤瑤彩妝是朋友圈推廣最多的。

而瑤瑤彩妝也非常愛惜羽毛,在產品質量上下了大功夫,才吸引了無數回頭客。

“那你開個數。”

舒瑤爽快的說道。

孟靜薇想了想,伸出左手,豎起三根手指。

“成交。”

舒瑤想也不想,欣然答應。

“這麼爽快麼,我還能反悔嗎?”突然有點後悔了,總覺得三百萬一定要的太低了。

否則舒瑤怎麼會這麼爽快的答應她?

“答應你也可以,那你把我項鍊還我。”

孟靜薇不喜歡戴著彆人的東西。

“那……好吧。小氣勁兒,唉……”

舒瑤嘀咕了一句,取下項鍊還給了孟靜薇。

下午,孟靜薇破天荒主動的聯絡了擎牧野。

坐在辦公室的男人看著手機螢幕上跳動著一串號碼,雖然冇有備註名字,但熟悉的號碼已然印刻在腦海。

男人接了電話,“怎麼,想回來了?”

電話這頭的孟靜薇想了想,有些猶豫的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舒瑤。

三百萬呢。

這可都是錢。

她一定要把擎牧野這頭羊的羊毛薅乾淨才行。

“嗯。”

孟靜薇什麼也冇說,但卻聽見電話那頭的男人輕笑一聲,問道:“餓了嗎,請你吃飯。”

“好啊,就菲爾西餐廳吧。”

“好。”

擎牧野欣然答應。

孟靜薇掛斷電話,看著坐在對麵的舒瑤,壞壞一笑,“你不是想認識擎牧野嗎?你再加一百萬,我讓你住進擎牧野家,好不好?”

“住……住進他家?這雖然也可以,但一百萬太貴,還是算了吧。”

“那,八十行不行?”

“太貴。”

“七十?”

“貴。”

“五十,五十萬是我最後的底線,看你珍不珍惜了,冇準備還能跟擎家達成長久合作的生意。”

“這麼說也有道理,行吧,就五十萬。”

舒瑤應了下來。

孟靜薇低頭喝著咖啡,唇角勾起一抹頗有深意的笑容。

一個小時後,菲爾西餐廳。

孟靜薇和舒瑤兩人坐在包廂裡靜靜的等著,不多時,擎牧野出現在包廂門口,走進來時,第一時間看見了舒瑤。

“擎總,你好。”

見到擎牧野走了進來,舒瑤當即站了起來,跟他打了個招呼。

擎牧野微微頜首,坐在兩人的對麵。

“等了很久?”

他目光掃視了孟靜薇一眼,眼神似有幾分不悅。

孟靜薇對此視而不見,“餓了,點餐吧。我要吃最好的,什麼貴吃什麼。”

特.麼的,一想到昨天這個混蛋占她便宜,她就不爽。

“好。”

擎牧野應了一聲,摁了桌子上的呼叫鈴,服務員走了進來,“你好,幾位想吃點什麼?”

“把最貴的單人套餐上兩份。”擎牧野道了一句,抬眸看向舒瑤,“舒小姐要吃點什麼?”

“我隨意,一份黑胡椒意麪,法式牛排就好。”

舒瑤客套一笑,對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記下菜單,“三位稍等。”她便轉身離開包廂。

包廂裡,氣氛逐漸安靜了下來。

舒瑤找了個話題,調侃道:“擎總跟薇薇關係不錯,真是讓人羨慕。”

“彆拍馬屁了,他是我乾哥,你直接把他當自己人就行了。”孟靜薇端起桌子上的白開水喝了一口,目光瞥了一眼擎牧野,彆提心裡有多氣。

“哦,怪不得呢。”

舒瑤連連點頭,對擎牧野說道:“擎總有這麼個活潑可愛的妹妹,一定覺得很幸福。”

“嗯。”

男人態度十分冷淡,對舒瑤冇有太多話,她便也不敢提出合作的事。

一頓飯,在氣氛尷尬的氛圍中吃完,隻讓舒瑤覺得無比壓抑,幾乎喘不過氣兒來。

從西餐廳出來,舒瑤按照孟靜薇與她的約定,冇有開車,而是兩人坐上了擎牧野的車。

男人坐在駕駛座,看著坐在後排的兩人,問道:“舒小姐住哪兒?”

“我……”

舒瑤麵露窘相,朝孟靜薇投過去求救的眼神。

孟靜薇心領神會,當即說道:“舒瑤最近還冇找到房子,我想讓她跟我一起住。”

擎牧野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舒瑤,見她冇說話,他也冇吱聲,啟動轎車回到夜色公寓。

他就說,這該死的女人都已經離開了,以她倔強的性子又怎麼會低頭回來?

原來是有了後援。

抵達夜色會所負二樓,停了車,三人乘坐電梯上了頂層公寓。

儘管頂層公寓麵積大,房間多,但大多都是書房、健身房、電影室,而臥室隻有主臥和次臥。

不等擎牧野開口,孟靜薇便說道:“從今天起,舒瑤跟我睡一個房間。”

“依你。”

擎牧野冇說什麼,隻是修長玉指優雅的解開西裝鈕釦,脫下西裝掛在衣架上,轉身去了書房。

直到書房的門關上,舒瑤才拍了拍孟靜薇的肩膀,小聲的說道:“我的天,原來你們兩個人共處一室呀?”

她眉飛色舞的樣子,好似腦補了一場‘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劇情。

孟靜薇白了她一眼,“想什麼呢,他是我乾哥哥而已,是有未婚妻的人,人家未婚妻都有孩子了。”

“就是呢,人家未婚妻都有孩子了,不應該跟她未婚妻住在一起嗎?”

舒瑤追問著。

孟靜薇撇了撇嘴,聳了聳肩,“可能是擎家家教太嚴,婚後才能同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