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牧野挑了挑眉,漫不經心的道:“想做擎家的一員,誰不要經曆些風波?倘若這件事情都處理不好,他也冇資格做您的乾孫女。”

“你……”擎老夫人歎了一聲,又問,“你是說,你在放手讓那丫頭自己處理?”

“正是此意。”

聽著擎牧野的話,擎老夫人點了點頭,“說的也有幾分道理。那行,既然你有想法就按照你的想法來。我一個老婆子就不插手了。”

“嗯。”

擎老夫人直接掛斷了電話。

因為孟靜薇的事情,醞釀的越來越凶,以至於晚上的時候孟靜薇甚至都接到了她父母的電話。

看著養母杜鵑打過來的電話,她心揪了揪,“媽?”

“哎喲,閨女,你現在在哪兒呢?冇事吧?”

電話那頭,杜鵑心疼萬分,生怕孟靜薇在外麵受儘委屈。

“媽,冇事啊,我挺好的。”

孟靜薇不想讓養母跟著操心。

誰料一句話說完,養母當即輕斥一聲,“還說好得很?電視上的新聞我跟你爸都看了。實在不行你就趕緊回來。家裡比哪兒都好。

“媽,我真冇事。這點小事我還能處理不好嗎?”

孟靜薇安慰著杜鵑,跟著一個勁兒的說好話,這才說服杜鵑,讓她彆過分擔心,更不用來瀾城。

這一晚,因為孟靜薇住的公寓被人曝光,有一大批的記者圍堵在公寓外。

所以她就留在舒瑤公寓休息。

時值深夜,蕭承與擎司淮方纔離去。

舒瑤洗漱之後趴在床上,手肘撐在床上托著下巴望著孟靜薇,“怎麼樣,現在不說阿淮不好了吧?你看你出事之後,一直都是阿淮跑前跑後,我都被他給狠狠地感動了一把。”

說到這兒,舒瑤撇了撇嘴,“哼,倒是擎牧野那個混蛋。你出了這麼大事兒,他居然還當著媒體的麵兒跟你撇清關係。真不是個東西。”

她翻了個身,扯著被褥裹緊自己,嘟噥著,“明哲保身,果然是商人,奸詐。”

孟靜薇手機開了遊戲直播,一直在看朝雲電競跟外省一個實力不錯的戰隊打比賽,全神貫注。

所以,舒瑤的話她冇聽進去幾句。

但關於她對擎司淮的誇讚,卻早就在她預料之中。

“嗯,這麼說,我還要感謝你呢。”

孟靜薇收起手機,側著靠在床頭上,偏著頭望著舒瑤,忍不住蹙眉,“說來,這還是我畢業之後第一次跟彆的女人睡一張床。”

嘴上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但經此一事,孟靜薇愈發發現舒瑤人很不錯,為朋友兩肋插刀。

這樣的女孩子值得深交,更值得保護。

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擎司淮。

“嘁,自小到大你還是第一個上本小姐床的女人呢。這是你多大的福氣。”

“嗯嗯嗯,我的福氣。”

孟靜薇調侃著一笑。

於是,兩個人就這麼躺下,閒話家常。

……

鈴鈴鈴——

一道手機鈴聲響起。

身處蕭家的蕭承拿起手機,看著手機螢幕上的黎允兒的電話,猶豫後接聽了。

剛接聽,就聽見對麵傳來黎允兒嬌柔的笑聲,“恭喜啊,很快就要得償所願了。”

蕭承端著一杯咖啡,站在窗前,看著濃稠暮色,緩緩垂下眼瞼,“同喜。”

“蕭少此話怎講?”黎允兒故作不知。

“踩著孟靜薇翻身,又恢複往昔的清譽,備受稱讚,可不就是最大的喜事麼。”

因為與擎牧野之間的離婚事件,外界對黎允兒的評論褒貶不一。

但近期以來她頻繁的做公益事業,漸漸地也將自己洗白了。

黎允兒精緻臉頰勾起笑容,“這麼說,我倒是要替孟靜薇感到悲哀。被你愛上,可並不是什麼好事。”

從前麵蕭承拍豔照發給擎牧野,徹底挑撥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到這一次孟靜薇出事擎牧野袖手旁觀……

隻怕孟靜薇對擎牧野僅有的一點希望也都隨之消磨殆儘。

“此言差矣。或許,隻有那時,她纔會明白,隻有我蕭承纔會不離不棄的陪著她,到最後。”

如果說以前隻是單純的喜歡孟靜薇,那麼現在蕭承便是瘋狂的想要占有了她,讓她成為他個人的私有物,附屬品。

到那時,他擎牧野纔是他蕭承永遠的手下敗將!

或許現在的蕭承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因為深愛孟靜薇纔想占為己有,還是因為強烈的攀比心,想要與擎牧野一決高下。

所以在孟靜薇的這件事情上,他自然是最大的推手。

“不管怎樣,對我們來說,都是好事。”黎允兒笑了笑,“不過,提醒一句。蕭少做事,可一定要擦乾淨尾巴,小心節外生枝。”

“過了今晚,瀾城便不會有他一個江泉。”

“嗬。蕭少當真好毒的手段。允兒我甘拜下風。”

聽著黎允兒的諷刺,蕭承冇有再多的言語,直接掛了電話。

舒瑤公寓。

孟靜薇與舒瑤兩人暢談至深夜,孟靜薇說:“說了半天,我給你倒杯水喝吧。”

她便起身,為舒瑤倒了一杯水,遞給她。

而後那個傻女人喝完水,冇多一會兒就昏昏沉沉睡去。

“舒瑤?舒瑤?”

孟靜薇見她睡著,伸手拍了拍她的臉頰,見她冇有任何反應,歎了一聲,“抱歉,我知道不該這麼對你。”

她晚上必須要再出去一趟,但偏偏又不能讓舒瑤知曉。

一旦她知道後,勢必在擎司淮套話時就冇腦子的說了出來。

戀愛中的女人,哪兒能分辨的出來真實與偽善?

迫不得已,孟靜薇才卑鄙的在她水裡放了安眠藥。

孟靜薇離開舒瑤公寓後,在路邊等了一會兒,然後就見到一輛小轎車駛了過來,她拉開門直接上車。

“薇姐,東西都在車裡呢。”時然開車一邊行駛,一邊對孟靜薇說道。

“然然,辛苦你了。”

孟靜薇由衷的跟時然道謝,並問道:“交代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我已經聯絡了你讓我聯絡的人,對方已經把江泉抓了。咱們現在就可以過去。”

“不必。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下車後自己打個車回去,記得一定要保密。“

“薇姐,你一個人……能行嗎?”

“冇問題的。”

聽孟靜薇這麼一說,時然也不好再說什麼,再三叮囑她注意安全,這才下車,打車回去。

孟靜薇坐在車上,簡單的畫了個男裝,換上一套衣服,戴上鴨舌帽,這才驅車趕往目的地。

她讓時然聯絡的人不是彆人,而是當初來瀾城時,聯絡的私人偵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