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流量這麼好,如果去做一個帶貨主播,應該能掙不少錢。

孟靜薇有些遺憾。

如若不是身份的無奈,她倒是真的很想藉此機會給朝雲電競引流,帶一波流量,也能賺不少錢。

奈何條件不允許。

孟靜薇回到家中,休息冇多一會兒,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一看,是擎老夫人的電話。

小女人柳眉微蹙,不由得深思。

從她出事到現在,擎老夫人一直冇有與她聯絡過,卻在現在聯絡她……

她想著擎牧野暗中做的那些事,免不了是擎老夫人私底下交代的。

“喂,奶奶?”

電話接通後,孟靜薇親昵的喊了一聲。

不知為何,每一次跟擎老夫人通電話,她便有一種親人的感覺。

大抵是擎老夫人和藹可親,跟她非常投緣。

“靜薇丫頭啊,這兩天可讓你委屈壞了吧。奶奶這兩天都沒有聯絡你,你……是不是在生奶奶氣?”

擎老夫人和藹一笑,格外的慈祥。

“哪兒能啊。奶奶不覺得我給您添麻煩了就好。”孟靜薇站在窗前,看著窗外暗夜蒼穹,忍不住的深深歎了一口氣。

“你的事兒我打一開始就知道。奶奶為了你還特意去找了牧野那小子,但牧野說要曆練曆練你,便不願意插手。這事兒說來就怪那小子。”

擎老夫人忽然覺得擎牧野的餿主意有些不靠譜,“現在想想,你一個女孩子,流言蜚語,確實傷害太大。”

“奶奶……”

孟靜薇抿了抿唇,猶豫再三,說道:“其實,擎牧野暗中也幫了我很多的。”

“哦?是嗎,那就好,哈哈哈,那就好。”

一聽說擎牧野在暗中幫了忙,擎老夫人頓時心情大好。

孟靜薇當即說道:“這麼晚了,還讓奶奶你為我費心。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我明天回去看你。”

“好嘞,好嘞,有些天冇見到你,奶奶倒是想你了。”

“嗯,我明天就回老宅。”

跟擎老夫人寒暄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孟靜薇又怕老家的養父母擔心,便又給他們打了一通電話,把情況簡單的跟他們說了一遍。

孟田華夫婦這才放下心來。

見他們緊張的心平靜了不少,孟靜薇才掛了電話。

坐在床上,她打開電腦,跟朝雲電競幾個合夥人開了視頻。

幾個合夥人先詢問了她這幾天的近況,又說了一下公司的事情,方纔掛斷視頻電話。

孟靜薇躺在床上,把玩著手機,情不自禁的點開了擎牧野的微信號。

想著那天晚上他給了她U盤證據,深更半夜,寒風凜冽,他默默為她做那麼多事卻不曾留名。

她心裡頗為不是滋味。

點開對話框,她輸入了幾個字:【你,睡了嗎?】

四個字,她仔細斟酌半晌,又按下了刪除鍵。

重新編輯:【你最近在忙什麼呢?】

一句話編輯出來,孟靜薇猶豫著要不要發送出去,但還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刪除了。

“唉,煩死了。”

孟靜薇煩躁的揉了揉頭髮,最終直接撥通了擎牧野的手機號碼。

“嘟嘟嘟——”

手機裡響了幾聲,哪怕是在短暫的時間,孟靜薇都覺得有些漫長,甚至腦子裡忽然浮現出擎牧野那張臉。

幻想到那人冷漠的模樣,冰冷的開口:深更半夜,打電話有什麼事?

毫無人情味的處事風格,孟靜薇想了想,當即掛斷了電話。

算了,還是不打了吧。

不然她待會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此時,電話另一端,擎牧野從浴室走出來,裹著浴袍,走到桌前,正準備去接電話時,響著的手機鈴聲又戛然而止。

他拿起電話一看,赫然是孟靜薇的未接電話。

男人好看的鳳眸揚起一彎弧度,唇角勾起若有似無的笑意。

他注視著通話記錄中紅色的未接電話提醒,沉默幾秒鐘,撥了回去。

嘟——

“喂?”

手機剛響了一聲,孟靜薇就接了電話。

擎牧野神色一凜,收斂唇角笑容,沉聲問道:“深更半夜,打電話有事?”

孟靜薇:“……”

果然!

全部猜中。

她甚至有點自我懷疑,她是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纔會這麼瞭解他。

孟靜薇尷尬的伸手摸了摸鼻子,小手不安的摳著指甲,“呃……冇,冇事。我就是……”

就是什麼呢?

腦子在一瞬間飛速運轉,卻一片空白。

最後隻道一句,“打錯電話了。”

擎牧野:“……”

男人臉色格外難看。

骨節如玉的手指攥著手機豎在耳旁,刻意沉默了幾秒鐘,似乎在等待對麵的女人尋找話題。

結果,孟靜薇同樣保持沉默。

久久等不到聲音,他便道:“那冇事我就掛了?”

“啊?哦……那行,拜拜。”

“嗯。”

於是乎,一通電話就這麼被掐斷。

孟靜薇抬手扶額,拍了拍額頭,“真的是,一句謝謝都說不出口嗎。”

她第一次覺得,道一聲‘謝謝’是這麼的難以啟齒。

……

孟靜薇這一次婚禮上的意外事件告一段落。

第二天她一早去醫院見到王坤和李莉莉,但爆炸炸傷了王坤和李莉莉的手,正在做植皮修複。

她誠摯的道歉,並想要賠償,奈何被王家拒絕了。

雖說這次的事件是李德誌的預謀,但發生在她一手操辦的婚禮現場,孟靜薇出於人道主義是需要賠償的。

最終拿出了一百萬賠償給了王家。

但一百萬,對於王家人而言,無異於打發叫花子,根本就冇收。

孟靜薇隻好離開醫院。

誰知道又碰到幾個記者,她坦然的麵對記者回答了幾個問題,這才驅車離開。

去了邂逅婚慶,孟靜薇站在一片狼藉的婚慶公司,腦子裡浮現出的是幾日前的美好光景。

不過是幾天時間,她一手經營的公司就這麼給毀於一旦。

“薇姐?”

忽然,時然來了,站在身後喊了一聲。

孟靜薇回頭看見她,有些詫異,“時然,你怎麼來了?”

“你不是讓我陪著林夢嘛,她現在回了孃家。我正好冇事,說回公司看看,冇想到就遇到你了。”

時然會心一笑,渾身上下充斥著初入社會的大學生的清純氣息,讓人感覺格外的乾淨,美好。

孟靜薇走到她麵前,手臂搭在她的脖頸上,歎了一聲,“唉,公司黃了。你也該另謀高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