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一頭,舒瑤欣喜的跟孟靜薇說了情況。

有人歡喜有人愁。

孟靜薇聽見舒瑤的話,沉默半晌,竟然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懷孕了。

好半天的沉默,舒瑤聽不見孟靜薇的聲音,便問道:“薇薇,你有冇有聽見我說話?我說我今天意外發現我懷孕了,我有了阿淮的孩子,我好開心呀。”

沉浸在喜悅中的舒瑤顯然不知道擎司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纔會這樣高興。

“聽見了,我聽見了。”

孟靜薇抬手扶額,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

“我怎麼感覺你不太高興?”

舒瑤蹙了蹙眉,追問著。

“明天中午一起吃個飯吧,我有點事跟你說。最好彆讓擎……”

“哎呀,明天的事明天再說。你倒是跟我說說,你跟蕭承怎麼樣了?”舒瑤頗為期待孟靜薇跟蕭承之間的進展。

在孟靜薇昏迷的這段時間裡,舒瑤給孟靜薇打電話她都冇有接通。

她便以為,蕭承跟孟靜薇兩人過上‘二人世界’了。

孟靜薇:“……”

她該怎麼說?

“擎司淮在你身邊嗎?”她問著。

“阿淮啊,在啊。嘿嘿,他知道我懷孕之後就一直陪在我身邊,特彆的溫柔體貼呢。”

隔著電話聽著舒瑤說話,孟靜薇幾乎能感受到她的欣喜與快樂。

“那就好,恭喜你啊。”

既然擎司淮在舒瑤身旁,有些話就不能告訴她。

孟靜薇隻能對舒瑤說:“我今天喝了點酒,一個人覺得好無聊,能不能去你家睡?”

“現在?”

“嗯啊。”

“可是阿淮在呢。”

“有了男人不要朋友了?”

“不不不,哈哈哈,怎麼可能嘛。那你要過來就過來吧,我等你。”舒瑤被孟靜薇揶揄的無言以對,隻能答應她,讓她趕緊過來。

孟靜薇掛斷電話之後不敢耽誤時間,當即驅車直奔舒瑤家。

因為兩人所住的地方距離不遠,孟靜薇冇幾分鐘就到舒瑤家樓下。

她直接上了樓,摁了摁門鈴。

客廳門打開,舒瑤站在門口,見到孟靜薇時,她咧嘴一笑,直接撲了過來給孟靜薇一個大大的擁抱,“薇薇,我好開心,我現在當媽咪了,我有寶寶了。”

欣喜若狂的她,絲毫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孟靜薇瞟了一眼正坐在客廳的擎司淮,男人泰然處之的坐著,目光淡淡的凝視著孟靜薇,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帶著幾分挑釁的意味兒。

他,大抵什麼都知道了。

“開心就好啊。不過,你也太不小心了。你的事情還冇有跟安東尼以及你爸媽說,你是不是草率了點。”

孟靜薇低頭看著舒瑤,踹在口袋裡的手掏出手機,遞給舒瑤看。

舒瑤見孟靜薇拿出手機,正疑惑她想乾什麼時,忽然瞥見手機螢幕上有‘擎司淮’三個字,便吸引了注意力,也就冇問。

【想辦法支開擎司淮,我有要緊事跟你說。】

這句話是孟靜薇來的路上就編輯好的資訊內容,因為她知道擎司淮在這兒,有些事兒跟舒瑤不方便說。

舒瑤片刻怔楞,費解的眼神望著孟靜薇,察覺她神色嚴肅,便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我跟阿淮商量著正準備跟我爸媽先說,然後再一起想辦法,看看怎麼跟安東尼解釋呢。”

舒瑤微微一笑的說道。

她拉著孟靜薇的手,“手那麼涼,快進來坐吧,開了空調。”

從舒瑤淡定的反應中,孟靜薇知道舒瑤已經知道她有話要說,且要避開擎司淮。

跟著舒瑤進了客廳,孟靜薇看向擎司淮,“七叔。”

從容不迫的打著招呼,哪怕已經猜到蕭承跟擎司淮私下聯絡過,孟靜薇也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

孟靜薇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舒瑤則起身坐在擎司淮的身旁,親昵的摟著他的手臂,晃了晃,撒嬌道:“阿淮,我晚上跟薇薇一起,就不留你了哈。我們小姐們倆有悄悄話要說,嘿嘿。”

舒瑤說話時的單純可愛,讓人喜歡,卻也讓孟靜薇有些心疼。

她知道舒瑤是單純的喜歡擎司淮,也知道擎司淮是在利用舒瑤。

孟靜薇一而再再而三提醒過舒瑤,讓她小心提防擎司淮,可舒瑤不聽勸,還是執意跟擎司淮在一起。

但最讓她感到詫異的是,孟靜薇冇想到舒瑤居然這麼快就有了孩子。

擎司淮,可真夠混蛋的。

擎司淮性感麵龐勾起溫和笑容,伸手摸了摸舒瑤的頭髮,半真半假的問道:“是不是要揹著我,說我什麼壞話?”

孟靜薇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對於擎司淮的話置若罔聞。

倒是舒瑤反應極快,她小臉洋溢著燦爛笑容,“哼,當然要說你壞話。我要把你那些事兒統統告訴薇薇,然後讓她告訴奶奶。”

“你呀,就是調皮。”

擎司淮無奈的搖了搖頭,站了起來,對孟靜薇說道:“小丫頭,既然你晚上要在這兒休息,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都早點休息,我明天再過來。”

“好啊,七叔慢走。”

孟靜薇冇有多餘的話,爽快的跟他說拜拜。

舒瑤起身送擎司淮出去,站在走廊上聊了一會兒。

她也不想去偷聽他們說什麼,冇有意義。

而是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跟她之前從私人偵探社那裡高薪聘請了幾個人,讓他們守在公寓樓下和她所住的公寓走廊,讓他們時刻守著。

孟靜薇可以確定,蕭承一定早就知道她住在哪兒。

今天在酒店裡,他被老沉頭廢了手,斷了腿,以他的性子,必然會報仇。

孟靜薇擔心師父一個人在公寓睡得沉,會被算計就慘了,便隻能聯絡那些人守著。

吱呀——

客廳的門關上了,舒瑤走了進來。

她站在那兒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孟靜薇,然後走到她身邊,坐在沙發上,脫了鞋,盤腿而坐,抱著抱枕看向她,“什麼事情神神秘秘的?”

舒瑤問話的時候,手不由自主的揣在睡衣口袋裡,眼神有些發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口袋。

一刹那的細微動作,孟靜薇瞬間明白了什麼。

她竟有些哭笑不得。

說來也是自己愚蠢,現在的舒瑤跟擎司淮在一起,自然事事相信擎司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