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瑤說完之後,就對著手機一個勁兒的哭。

孟靜薇聽不見電話那頭安東尼在說些什麼,但卻被舒瑤給深深地震驚了。

好一會兒之後,舒瑤才說道:“安東尼,其實,其實……我真的配不上你,我現在已經是個不乾淨的人了,對不起……”

說完,她掐斷電話,將手機狠狠地摔在車座上。

孟靜薇當即朝她豎了個大拇指,“乾得好!”

舒瑤攥著紙巾,擦拭著眼淚,又氣又委屈,“擎司淮那個垃圾,欺騙我感情,利用我,還跟彆的女人搞在一起。我過不好,我要讓他更難……更難過。”

她說著說著,小身板還一個勁兒的抽泣著。

“迷途知返,你已經表現的很好了。”

孟靜薇拍了拍舒瑤的肩膀,“彆哭了,為那種人哭,真的不值得。”

“是啊,我也知道不知道,可是……可是……”

舒瑤又嗷嗷的痛哭起來。

一直在哭泣,駕駛座上的擎牧野抬手揉了揉眉心,覺得有些聒噪。

鈴鈴鈴——

突然,又一道鈴聲乍響。

是孟靜薇的手機。

她拿出手機一看,是呂森的電話。

不由得嘴角微抽,對舒瑤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噓,彆哭了,我接個電話。”

舒瑤立馬忍住,不再哭出聲。

“靜薇,你人在哪兒呢?”電話接通後,呂森直接質問著。

言語之中,有些不悅。

畢竟現在是上班時間。

孟靜薇心虛不已,伸手撓了撓頭髮,在短暫的刹那間,心中百轉千回的想著理由。“呂總……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例假來了,肚子疼得不行,都忘了給你說一聲了。”

呂森:“……聽你聲音倒是挺嚴重的,有冇有到醫院看看?”

年前,孟靜薇在華娛傳媒上了一陣子時間班,非常遵守時間,不遲到不早退,呂森對孟靜薇的印象還不錯。

所以孟靜薇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他尋思著,可能真的是個意外。

“剛從醫院……回來。”

孟靜薇故作說話聲音吃力,說話微微顫抖。

“行,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會不會耽誤明天跟懿懿去C國?”

“不會,不會的,放心吧呂總。”

“那就好。”

對方掛斷電話,孟靜薇這才暗暗舒了一口氣。

她剛把手機收起來,舒瑤一下子抱住她,“薇薇,謝謝你,要不是你,我估計到現在我還被矇在鼓裏呢。”

“你冇事就好。”

她道。

終於搞定了舒瑤的事,孟靜薇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不管怎樣,心頭的顧慮冇了。

轎車抵達夜色會所的地下車庫,孟靜薇帶著舒瑤去了38層的夜色公寓。

之前舒瑤在這裡住過一陣子,再過來住,倒也不會覺得陌生。

上了樓,舒瑤仍住在客臥。

她進去,直接關上了門,躺在被窩裡,冇在說話。

孟靜薇知道舒瑤心情不好,便也冇敢去打擾她。

她走到客廳,看著站在落地窗前的擎牧野,朝著他走了過去,“在想什麼呢?”

落地窗前,俯瞰瀾城,銀裝素裹,車水馬龍,錦繡繁榮,景緻非常美。

男人偏著頭看了一眼孟靜薇,手腕摟著她的腰,將他摟入懷中,背對著自己。

他下巴抵在孟靜薇的腦袋上,極富磁性的嗓音說道:“我以為你隻關心舒瑤,心裡冇我呢。”

“什麼嘛,你跟舒瑤還爭風吃醋,擎牧野,你家開醋坊的嗎。”

孟靜薇揶揄著。

男人淺淺一笑,就這麼靜靜的抱著她。

“擎牧野,謝謝你幫了我。雖然你說不會連累到你,但安東尼也不是個傻子,一定會知道真相的。”

她悵然一歎,“不管怎麼說,安東尼都是C國的小王子,得罪了他,不知道會被怎麼報複。”

仔細回憶,孟靜薇忽然發現,她求擎牧野的事,大多數他都完成了。

不顧後果的幫她達成所願!

這份心思,讓她感動不已。

“至少,他現在還冇心思查這事兒。”擎牧野俯身,在她秀髮上落下一吻。

“說得倒也是。舒瑤打得一手好牌,隻怕安東尼現在隻想報複擎司淮。”她會心一笑,覺得舒瑤真的太有意思。

敢愛敢恨。

隻是她腹中的孩子……

著實讓人頭疼。

“對了,明天……我要出差去一趟C國。”孟靜薇跟擎牧野說著。

“幾天?”

“具體不清楚。”

“在那邊好好照顧自己。”擎牧野有些不放心,又問,“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隻是出差而已。”

既然在上班,那麼事事都要為公司著想。

“舒瑤這邊,得麻煩你費心,一日三餐千萬彆少了。對了,冇事兒的時候把唐肆那個話癆叫過來,冇準兒他能緩和緩和舒瑤糟糕的心情。”

唐肆性子開朗,開心果的屬性,善於調節人心情。

“讓她陪著舒瑤聊聊天,帶舒瑤出去玩。怎麼樣?”孟靜薇真是替舒瑤操碎了心。

“男未婚女未嫁,一起合適嗎?”

“廢話。如果男已婚,女已嫁,會更合適?”孟靜薇反問了一句。

擎牧野勾唇一笑,“阿薇說的有道理。”

男人大掌摩挲著孟靜薇的臉頰,“忙了一上午,餓了吧,我去訂餐。“

“我還想吃你做的鮮蝦粥,怎麼辦?”

孟靜薇轉身,偏著頭,衝著擎牧野俏皮一笑。

她可愛的樣子撩的擎牧野心頭癢癢的,伸手捏了捏她白淨細滑的臉蛋兒,“我以為你說,想……吃我。”

孟靜薇頓時小臉一沉,“擎牧野,腦子裡天天在想什麼?”

男人微微俯身,湊到她耳旁,沉聲道:“想你。”

“你……”孟靜薇啞口無言,瞪了他一眼。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清冷高貴,自詡不凡的擎牧野?

表麵上冷酷倨傲,私底下怎麼能這麼……這麼……無恥。

“那你去找彆的女人做吧,你死了不要緊,我怕我會死在你前麵。”她故意揶揄著。

“那行,我現在就去找彆的女人。”

言罷,男人鬆開孟靜薇,轉身走了。

“喂,擎牧野,你敢!”

她抬手指著他,怒斥著,“你要敢跟彆的女人搞在一起,信不信我廢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