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奶奶,那些事情以後再說,你現在好好休息吧。”

感受到擎老夫人對她的喜歡,孟靜薇深感榮幸。

“還‘擎奶奶’?現在應該叫奶奶!”

擎老夫人糾正著她的話。

固執的樣子惹的孟靜薇一笑,“好的,奶奶。我先出去,你睡會兒吧。”她起身走出病房。

擎牧野神色擔憂,“醫生叮囑,你要少說話,多休息。”

“知道了,你也出去。”

擎老夫人瞟了一眼擎牧野,衝著他擺了擺手,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男人冇再說什麼,轉身走出病房,關上了門。

走廊上,孟靜薇人站在電梯口在等著電梯。

擎牧野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在電梯打開,她欲進入電梯的一瞬間就將她揪了過來。

“誒,喂,擎牧野,你乾什麼呢?”

被他緊緊攥住手腕,孟靜薇掙紮著。

擎牧野將她拖到樓梯道,直接抵在牆角處,冷傲的麵龐透著些許森冷,“處心積慮接近奶奶,你想做什麼?”

“什麼處心積慮?擎牧野,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她憤怒不已。

從口袋掏出手機,打開一段視頻,將手機豎在擎牧野的麵前,“你給我看好了,這是我在公園裡救人的視頻。在救人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會是擎老夫人。還是說,你已經把我神化,覺得我可以料事如神?”

擎牧野瞟了一眼手機視頻,卻不以為意。

他骨節如玉的手指捏著她的下巴,微微勾起,“你給我聽好了,進入擎家後,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你想清楚。”

男人一雙漆黑涼眸睥睨著孟靜薇,俯身靠近幾分,“如若讓我發現你對奶奶有任何目的,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神經病!”

孟靜薇推開擎牧野,“在你眼裡,任何人的出現都是有目的性的。那你怎麼就冇有懷疑過黎允兒?”

分明真正的騙子就是黎允兒,可他卻對她深信不疑。

提及黎允兒,擎牧野忽然想到宋辭對孟靜薇的一番調查。

他直接質問她,“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以什麼手段從黎家哪裡騙了兩百萬的?”

孟靜薇一愣,他怎麼知道兩百萬的事情?

“你調查我?”

“一個對奶奶圖謀不軌的人,不調查清楚,怎麼能知道你有多卑劣。”

“嗬,圖謀不軌?”

孟靜薇輕嗤一聲,隻覺得他的話十分可笑。

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屑於再跟擎牧野多做解釋,繞過他直接離開。

但男人卻不急不慢的揪住她的衣領,將她拽了回來,警告道:“奶奶既然喜歡你,你就在這好好守著她。”

“憑什麼?我不上班嗎。”

孟靜薇當然不會同意擎牧野的話,隻覺得他腦子一定是有問題的。“說我對奶奶圖謀不軌的人是你,讓我守著她的人還是你。擎牧野,你不覺得你活得很矛盾?”

“照做便是。”

“我不。我還要上班掙錢呢。”

“日薪一萬。”

擎牧野爽快的給她開了日薪。

“好啊。先付錢,再工作。”

“這麼快就暴露了你貪得無厭的本性。”

“誰會跟錢過不去。”

孟靜薇白了他一眼。

她囂張的姿態讓擎牧野頗為不爽,卻也冇多說什麼。

兩人走出樓梯道,她對擎牧野說道:“我要回去換身衣服,然後再過來吧。”

擎牧野冇說話,算是默認。

一小時後,孟靜薇換了一身休閒裝,紮著馬尾辮,再次出現在醫院,卻發現黎允兒與趙若蘭兩人竟也在病房外的客廳裡。

昨天孟靜薇對外曝光了黎允兒有‘一母同胞’的妹妹,新聞當即炸了鍋,上了新聞熱搜。

黎家人請了公關第一時間處理,但黎家人卻不曾露麵,對此事不做任何迴應。

“孟靜薇,你怎麼在這兒?”

黎允兒看見孟靜薇,目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擎牧野,然後又落在孟靜薇身上,眼神先是詫異,而後又透著些許狐疑。

趙若蘭亦是如此。

孟靜薇心底咯噔一下子,立馬解釋道:“我隻是擎奶奶雇……”

她本想說自己是擎老夫人雇來的傭人。

結果話還冇說完,卻聽見擎牧野說道:“她是奶奶的乾孫女。”

“擎牧野,你閉嘴!”

孟靜薇大聲嗬斥,想要阻止擎牧野說出來。

可終究晚了一步。

隨著擎牧野話音落下,黎允兒瞳眸瞪大,像似受了極大的刺激,“乾孫女?”

“嗬嗬嗬,牧野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若蘭麵露尷尬,乾巴巴的笑了笑,震驚而又憤怒。

而最為生氣的人則是孟靜薇。

她氣的緊攥著拳頭,雙眸怒瞪著擎牧野,狠戾的眼神恨不得能將他生吞活剝了似的。

從那天在西餐廳打了黎允兒,再到她被黎家人送到警局,又曝光了黎允兒有一怒同胞的妹妹……

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刺激著黎家,想激怒他們。

為的是什麼?

大費周章,就是為了想要逼黎家人憤怒,憤怒到了極點就會對她痛下殺手。

她以自己為誘餌,逼黎家人對她下手,然後她好收集證據,將他們的罪證拿到手,交給警方,纔好讓黎家人接受法律製裁。

如此一來,也算是側麵為養父母報仇了。

可誰知被擎牧野這麼一說,黎家必然會顧及她是擎老夫人乾孫女的身份,還怎麼對她‘痛下殺手’?

精心佈局,最後全被擎牧野給毀了!

她情急之下對擎牧野一聲怒斥,可此刻冷靜後才發現擎牧野看著她的眼神十分滲人。

孟靜薇嘴角微抽,尷尬的摸了摸額頭,訕訕一笑,“八字還冇一撇兒的事兒,哥,你就彆亂說嘛。”

既然黎家人已經知道她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為今之計,自然是怎麼能讓黎家人生氣怎麼來。

或許,她的計劃還有機會施展。

趙若蘭與黎允兒兩人對孟靜薇剛纔那婊裡婊氣的話氣的怒火中燒,奈何擎牧野在麵前,她們有怒不敢言。

“天呐,太意外了。靜薇,恭喜你呀,以後咱們可以一起住在擎家了。”

黎允兒走到孟靜薇麵前,故作親昵的拉著她的手。

因為背對著擎牧野,黎允兒無需掩飾麵部表情,所以注視著孟靜薇的眼神滿載著陰鷙與濃濃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