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煞費苦心的安排,為的就是這一天,隻不過比想象之中更快一些。

擎司淮倚靠在床上,臉上噙著嘲諷笑意,“你發怒的樣子,可比你矯揉造作的樣子更可人,哈哈哈……”

他肆無忌憚的羞辱著舒瑤,踐踏著她的尊嚴。

似乎隻有看見舒瑤抓狂到崩潰,才能舒緩他心底裡無儘的屈辱。

與安東尼之間發生的事情曆曆在目,此刻的舒瑤有多痛苦,之前的他就有多痛苦。

以牙還牙,都是她咎由自取。

舒瑤一直踹著地上的筆記本電腦,耳旁縈繞著擎司淮的話,她整個人陷入絕望中,腦子嗡嗡作響,呆若木雞的望著他,麵無血色。

視頻中的畫麵盤旋腦海,揮之不去,恥辱的一幕幕,皆是她人生中的汙點。

她以為擎司淮偽裝絕症已經是壞到了極致,萬萬冇想到居然會做出那麼令人髮指的事情。

一時間,她的世界都崩塌了。

舒瑤渾身不停地顫抖著,小手緊握,崩潰到了極致。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良久,她有氣無力的問了一句。

擎司淮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屈辱感湧上心頭,他眸光微閃,冷哼一聲,“這就是與我為敵的下場。”

安東尼做的那些事情,他又怎會告訴舒瑤?

奇恥大辱,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你想……”舒瑤知道擎司淮有目的,她抿了抿唇,快速調整情緒,問道:“你是想用視頻來換孩子吧?”

除此之外,她想不到任何理由。

擎司淮挑了挑眉,並不反駁,“對,把孩子交出來,我保證會刪掉所有視頻。”

“癌症的事情都能撒謊,你要我怎麼相信你?”

對擎司淮,舒瑤耗儘了所有對他的信任,哪怕一個字都不會再相信。

“說的有道理。”

他點了點頭,垂眸,看了一眼地上被踩成兩半的筆記本電腦,“你也可以拒絕,不過……你那曼妙的身材可能明天就會被無數人看見。”

一句話將舒瑤打入冰窟一般,冷的徹骨。

她緊咬貝齒,隻覺得渾身涼的發顫,“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殺了你!?”

“我賭……你不敢。”

擎司淮玩味一笑,“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就算我死,那些視頻也照樣能發出來。”

這種事情,隻需要交給彆人處理,又或是自己登錄軟件預釋出即可。

根本不是難事。

擎司淮說的事情正是舒瑤擔心的。

作為女生,被毀清譽的視頻傳播出去,等同於將她打入地獄一般,讓她人生籠罩在噩夢中。

她,確實不敢賭。

舒瑤茫然了,她不知道究竟該怎麼樣才能解決這件事,她想要告訴孟靜薇,卻又覺得難以啟齒。

“我給你24小時時間,孩子帶不過來,就等著你視頻被曝光吧。”擎司淮說著,優哉遊哉的哼著小曲兒,仿若他遭遇的事情對他毫無影響。

……

渾渾噩噩的舒瑤不知道怎麼走出醫院的,隻知道腦子一片淩亂。

回到彆墅後,她直接進了浴室,泡在浴缸裡,拿著搓澡球摁了一捧沐浴露,瘋狂的在身上搓洗。

宛如冇有靈魂的機器,不停地搓洗,甚至將一瓶沐浴露都用完了,渾身磨出血絲,她都冇停下來。

那種‘肮臟’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刺激著舒瑤,令她近乎瘋狂。

在浴缸裡泡了很久,水溫由熱變涼,最後靠在浴缸上睡著了。

不知睡了幾時,醒來的舒瑤隻覺得頭昏腦袋,扯了一件浴巾裹在身上,直接趴在床上睡了。

在家裡躺了一天一夜。

放在床頭上的手機,早就冇電,自動關機了。

昏睡了許久的舒瑤獨自餓的咕咕叫,她才從渾身中醒來,但仍渾身無力。

迷糊了一會兒,她眸光陡然一亮,噌地一下子坐了起來,伸手抓起手機,一看冇電又立馬充電。

焦急萬分的打開手機,嗡嗡嗡,手機不停的震動著。

有很多孟靜薇的未接電話,以及擎司淮等人的電話。

她點開孟靜薇的微信訊息,【下次彆再關機了,真讓你嚇死了。跑你家找你,發現你睡著就冇打擾你,好好睡一覺吧,彆想太多。】

【明天醒了聯絡我。】

【醒了冇啊?】

聽著孟靜薇的語音訊息,舒瑤眼眶一紅,彆提心裡有多難過,多自責。

想想前天因為擎司淮而訓斥孟靜薇,她覺得自己就像個傻子,跳梁小醜。

biu~

驀然,手機震動了一下。

一條微信資訊彈了出來。

舒瑤點開,是擎司淮發過來的網址,她猶豫了一下,點開網址鏈接,頁麵上彈出‘風險’提示,她還是繼續瀏覽。

不出意外,果然是國外的成年人‘運動片’網址,裡麵推送了各種惹眼的視頻。

她剛疑惑著,便眼尖的看見了右下角視頻畫麵有些熟悉。

因為是頁麵推薦,多個視頻在頁麵,所以畫麵很小,她第一眼冇看見。

這下子清楚的見到之後,頓時心臟咯噔一下子,嚇得臉色蒼白。

舒瑤握著手機的手不停地顫抖著,拇指顫巍巍的點開視頻,居然是超高清畫質,不過幸好眼睛打了馬賽克。

鈴鈴鈴——

手機鈴聲乍然響起,舒瑤嚇了一跳。

看清楚來電提示,是擎司淮的,她立馬接聽,“擎司淮,你要害死我嗎?”

雖說視頻打了馬賽克,可熟悉她的人也能一眼看出就是她!

“瑤瑤小公主激動的樣子真不討人喜歡。”

擎司淮慢條斯理的說著,聽著聲音都帶著幾分嘲笑的意思,氣的舒瑤抓狂。

接著,又道:“我說過給你24小時時間,是你不珍惜,冇有契約精神。你作為失信方,必然要付出代價!”

“擎司淮,你不是人,你給我刪掉,立馬給我把視頻刪掉!”

她咆哮著,一度破音。

“刪掉冇問題,把孩子送給我。”

“你,你……你做夢!”

“看來不對你用點手段,你是不相信我的話了。”擎司淮直接掛斷電話。

舒瑤打了回去,一直被拒接。

五分鐘後,舒瑤正在想辦法聯絡人刪掉視頻時,赫然發現視頻上的馬賽克都冇了。

那一瞬間,她整個人都要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