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就掛了電話。

“嘟嘟嘟……”

聽著手機裡響起嘟嘟嘟的聲音,孟靜薇握著手機的手瞬間無力,手機自手心滑落,掉在床上,她則雙手掩麵,聽不見聲音,卻有水漬從下巴上滴落,肩膀一個勁兒的顫抖著。

又過去了幾天,擎牧野依舊音訊全無,身處於悲痛中的孟靜薇化悲傷為動力,在調整著情緒。

魏東魁敲了敲病房的門走了進來,看見身著病號服的孟靜薇站在窗前眺望遠方,安靜的不像話。

“少夫人,剛纔得到訊息,擎司淮在頌宇集團召開了股東大會,說擎牧野失蹤,他將暫代他接管公司事情。”

他將公司的事情告訴了孟靜薇。

而孟靜薇淡定從容,“知道了。”

魏東魁:“……”

他怔楞住了,有些不明白孟靜薇為什麼是這種反應。

孟靜薇察覺魏東魁冇走,轉身,眸光淡淡的望著他,“頌宇集團那些個老狐狸,哪怕知道擎牧野失蹤,也斷然不可能站出來叫囂。畢竟弄得人儘皆知,損失的是公司的利益,亦是他們自己的利益。”

“擎司淮受傷了,但傷勢未愈就急不可耐的去了頌宇集團,想必是帶了大項目,否則也不可能輕輕鬆鬆的說服那些老狐狸。”

不管怎麼說,擎司淮的背後都還有安東尼撐腰,有他能力的加持,想要取代擎牧野的位置,易如反掌。

聽著孟靜薇的分析,魏東魁有些詫異,冇想到她料事如神。

隻是……

“我們就這麼放任著擎司淮霸占了老闆的位置,置之不理?”魏東魁擔心有朝一日自家老闆回來,頌宇集團已經冇有他立足之地。

“宋辭呢?”

孟靜薇不答反問。

“哼!”

提及宋辭,魏東魁怒火三丈,“他哥叛變,殺……”話到了嘴邊,魏東魁擔心會牽動孟靜薇的情緒,當即改口,“那傢夥一直關著呢。”

“帶他過來見我吧。”

孟靜薇吩咐著。

“這……不太好吧?他現在還有重大嫌疑,如果再傷了你,我冇法跟老闆交代啊。”

“宋辭要想殺了我,在西山彆墅就動手了,犯不著等到現在。他對阿野忠心耿耿,我相信他。帶他過來見過吧。”

她再一次說道。

話音落下,便朝著床邊走去,結果半晌不見魏東魁有反應。

孟靜薇柳眉一蹙,涼眸掃了過去,無形中帶著一股逼人的壓迫感,魏東魁當即點頭,“是,我立馬帶他過來。”

幾個小時後,宋辭出現在病房裡。

他身著乾淨的西裝外套,頭髮打理的油光可鑒,但臉上是遮掩不住的消沉頹廢。

魏東魁與他一起走了進來,似乎不放心似的,站在門口。

“你出去吧,我想跟他聊聊。”

孟靜薇道了一句。

魏東魁猶豫了一下,最終轉身走了出去。

“過來坐吧,我有事跟你說。”

他指了指床邊的陪護椅,對宋辭吩咐著。

昔日裡的宋辭意氣風發,大抵是跟擎牧野時間久了,渾身也帶著一股子盛氣淩人,而今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人瘦了很多,頹廢喪氣。

宋辭抬頭,泛著血絲的眸子看向孟靜薇,“他們都說我哥殺了擎牧野,可我不信。我哥,絕不會做那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