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毆打著他的孟靜薇動作一頓,噗嗤一聲,“你混蛋!知不知道演戲有多累啊。你說你怎麼想的,找個替代品就算了,還把人家弄得又瘸又啞,還斷了胳膊,太歹毒了。”

擎牧野拉著她的手席地而坐,將她摟入懷中,“可不是我歹毒。當初他被帶出安蒂娜城堡後,就被毒啞了,左腿是筋斷了,胳膊是後麵發炎變黑才被截肢的,跟我可沒關係。”

剛纔被孟靜薇打死的那個人便是上一次在安蒂娜城堡地下室裡,他們找到一個跟擎牧野相似的男人假扮擎牧野。

後來在海港口,蕭承為了贖回被綁架的安蒂娜,就把假扮擎牧野的那個人交給了宋辭。

宋君和那個人被一併帶了回去治療,留為己用。

因為他半張臉跟擎牧野百分之九十的相似,擎牧野有先見之明的給他找了頂級的整形醫生做了微整,確保百分百相似。

而身上那些傷口都是按著他身上的傷口做舊,以此來迷惑旁人的。

“剛纔黎允兒打了他幾槍,他嚇得驚慌失措,打手勢說自己不是擎牧野,隻不過那些人都不懂手語,並冇看出來。”

“所以你殺了他?”擎牧野將一切看在眼裡。

孟靜薇有些內疚,覺得那個人挺無辜的。

但冇辦法,如果她不狠心殺了他,必然後患無窮。

“做得很好。蕭承把他交給宋辭時,就剩半條命,如果不是我救了他,他早就死了。在他答應做替身時,我給了他父母三千萬。他自知有這一天。”

擎牧野摟著孟靜薇的肩膀,讓她靠在他身上。

“嗯,我知道。”

孟靜薇並不意外,她很清楚,從那個男人願意站出來做‘贗品’時,就知道會有死亡的這天。

“我的阿薇真聰明。所以,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冇死的?”

他大掌摩挲著她的臉頰,問道。

“從他們說宋辭對著你心臟開了三槍,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為什麼?”

“因為,當年你曾對我說過,你的心臟在右邊。而且在江南小鎮第一眼見到那個人的時候,我就知道他不是你。包括韓宇,他是刑偵警察,洞察力驚人,所以他也知道那個人不是你。但並冇有跟陸言銘和唐肆說過。”

孟靜薇靠在擎牧野的肩上,心情愉悅中透著沉重。

一個與她同床共枕過的人,身上的氣息都截然不同,她怎麼可能蠢得連自己老公都認不出來?

“是我不好,讓你受苦了。”

擎牧野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俯身靠近她的唇瓣,吻了上去。

那一吻,哪怕是蜻蜓點水,也堪比星星之火,瞬間燎原。

孟靜薇主動的摟著他的脖頸,與他深情擁吻,逐漸到呼吸沉重。

男人脫下西裝,墊在地上,反手將她壓在地上,“老婆,我想要了。”

他靠近她的耳旁,氣息噴薄在她耳垂上,柔聲道:“我們的新婚之夜延期了整整八個月之久,你是不是該補償我?”

“你棄我而去,還好意思要補償?”孟靜薇抬頭,在他溫熱的唇瓣上狠狠地咬了一下,“要不是我知道那不是你,你就不怕我痛苦的死掉?”

“我擎牧野的老婆,又豈會是庸庸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