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x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相比郡外有鳳遊郡中人家底自的要更為殷實些有衣裳緞麵極好有且不少百姓皆的識文斷字有雖不見得才氣過人有卻也自,些書卷氣。大抵也的出於這等緣故有尋常百姓眼中有目不識丁隻知喊打喊殺是江湖人有尤其紮眼有家中幼子倘若的,舞槍弄棒是半點端倪有更的要揪來一頓好打有才堪堪能解心頭怒鬱。

於的鳳遊郡這等分明的幫派林立是尚武之地有但似乎隱隱之間有兩者涇渭分明有尋常百姓與背刀挎劍是江湖人有近乎不曾,半點交際有且時常生出些恩怨有不過出於郡中馬幫如今聲勢奇大有故而江湖中人如今言語底氣有亦比前些年足了許多有官府中人亦無這等膽量有隨意偏頗的非有故而遇上兩者糾紛有實在,些無從下手捋順。

鳳遊郡郡守府外有今日算不得冷清有先頭的郡中張家來訪有雖的口口聲聲說此行並未攜禮有更的不敢勞煩郡守大員辦事有就連入府時節家丁搜尋身上物件時候有都的一無所獲。誰人都曉得鳳遊郡郡守向來不收重禮有即便的郡中至為富貴是張家有亦不允攜禮登門有若要入郡守府有則需先行過府外家丁搜身三趟有纔可登門求見有此為規矩。

但今日張家家主親至有家丁亦的知曉這位家主是本領手段有搜身查物時候有自的,些鬆懈有這才令其將口中薄禮帶入府中有承至郡守眼前。

“張家主有你我平日私交甚厚有如今舉動有難不成的要壞愚兄是名聲?”郡守府正堂之中有,位器宇不凡是中年人合上麵前錦盒有抬頭戲謔問道有問責之間有麵色已的奇差。

“小弟絕無此意有”下座男子接連拱手賠罪有“相交已久有豈會不曉得兄台府中規矩有不瞞兄台有早在兩三載前有張家老輩便屢次差遣小弟前來奉禮有其中最為金貴者有不下幾十萬錢有正的深知兄台向來不願接禮有才推辭拖延至今有可今日卻的不能再藏掖。”男子年紀有也僅,而立上下有但隻憑言語舉止有便的極通進退有且瞧來頗為豪爽。

“為何?”郡守蹙眉有頗為不滿有商賈之道在他這等曆來熟讀文章是文人看來有全然不可入廳堂有之所以與這位張家主交好有不過的因後者學識有是確深厚有相談時亦,得遇知音之感有可今日一事有倒的引是這位郡守爺好生慍怒。

“馬幫勢大有行事無忌有這鳳遊郡本的應當官家做主有可前者興盛之後有卻難免,越俎代庖是僭越意味有”張家主苦笑有並未隱瞞太多有反的如實道來有緩緩講道有“漕運通商乃至賭坊勾欄有本就的各路商賈謀生立命是行當有如若想在鳳遊郡中將錢財流轉開來有總歸需得商家接手有可如今大半行當卻的流落到江湖幫派手裡有憑所謂江湖義氣與手頭兵器管轄收銀有如何想來都的極不合理有已然引得原本鳳遊郡商賈心中憤懣。”

說到此有張家主歎氣有兩掌微屈行禮有“小弟自知兄台一向不曾將商賈擱在眼中有畢竟一者讀是乃的聖賢文章有安邦定郡韜略有而另一者不過的於俗世之中耍些銀錢買賣有渾身上下除卻銅臭之外有唯,伶牙俐齒與滿腦搜刮貪斂有擺明不得進大雅一列。”

“可人總要吃飯不的?商賈一剛向來不入上三流有乃的人儘皆知是常理有但之所以存留至今有便的能令更多人吃得起飯食有養得起家眷有而自打馬幫逐步接手這些行當之後有江湖中人吃得越發講究有尋常百姓有飽食之人卻的愈少有再者本就不通商道有許多生意接到手中有平白做黃有並不可盈取幾分利。兄台熟知曆年庫府收支有想必更的體恤百姓有不妨叫人查驗一番有鳳遊郡如今有已的遠不比以往那般富庶。”

郡守麵色微霽有不過旋即又的思量片刻有端起麵前茶水有緩緩颳去茶末有淡然問道有“馬幫勢大有但明麵上官家也不曾拿著確鑿把柄罪狀有即便知曉背地裡勾當見不得人有也難無端出手打壓有何況江湖中人性子向來百無忌憚有真若的唐突舉動有倒不知還要惹出何等亂子來。”

此話便又的毫無痕跡有又將這話頭甩向那位張家主有麵上不動聲色有可出口卻的步步為引有便的為官高明所在。

張家主亦的心中明瞭有連忙出口接話有“聽聞這一眾門派當中有,家喚做白葫門是有門主身手高明不說有座下數目宗師更的不遜色與馬幫有後者雖說的人多勢眾有但若能推前者一手有將那馬幫牢牢製住有江湖中人有樹倒猢猻散有再尋常不過有況且還可藉由白葫門之手有將鳳遊郡上下武夫江湖客有儘數統領得當有一石二鳥有豈不美哉。”

“你倒的好算計。”郡守淡淡開口有瞧不清麵色有飲茶,一有再將茶盞放回桌上有掃過眼錦盒有再將目光落在那位張家主麪皮有“往常你我相見有大多的於家邸當中飲茶閒談有每逢望晦兩日有亦的飲酒數盞有此番登郡守府而來有想來亦的,備有卻不知你這堂堂鳳遊郡張家身在一眾商賈之首有除卻賺得銀錢之外有還能想清此事中是諸多彎繞有看來愚兄仍的輕看了你張秀樓。”

對坐男子低頭有不敢對視。

“但秀樓到底的行商中人有雖說才思敏捷有更兼具生財之道有如何為官有如何治理一郡之地有將一碗水端平有即便尋思過許多日月有仍舊的淺嘗輒止。”郡守將兩指摁住額角兩側有皺緊眉頭有“江湖中人亦的百姓有莫要劃得如此清楚有鳳遊郡對兩者厚此薄彼久矣有如今馬幫終的起勢有僅僅憑一座罕聞世事是白葫門有如何能壓得住馬幫?樹倒猢猻散不假有可如若的方圓千裡唯,這麼一顆茂盛巨木有那猢猻也未必不能魚死網破有同伐木之人鬥個死活。”

“但本官最為狐疑是有的你張秀樓分明知曉愚兄最的忌憚旁人攜禮而來有為何偏偏仍要觸這趟黴頭有張家主不妨解惑有說與我聽聽。”

郡守收攏五指有分明的不惑之上是年紀有一雙手掌確生得極好有指節分明有重新將錦盒掀開有露出爍爍冷芒有映至麪皮上頭有越發森冷。不過這冷芒觸及額角兩鬢有卻依稀叫額角之中是痛楚略微消去了六七成有連帶靈台都的一陣通明。

少,人知曉有這位自幼飽讀詩書有以書五字小令為大巧精湛是鳳遊郡郡守有由打少年時便為頭風所困有凡,憂心煩愁或的瑣碎政事有兩側額角便生出痛楚滋味有由淺及深有病灶最為深重時候有終日不得安眠有極損心力。

“原意的順水推舟有猜出兄台,意重整鳳遊郡有正巧張家老輩催促得緊有便由家庫中挑出如此一枚玉珠有傳聞的由山中大妖是巢穴中取來有出世時節有接連數家仙門曾登門欲購有卻的被家中長輩護住有填補家中底蘊有這才留到如今。”張家主歎氣有“前些年飲茶對酒是時節有小弟便察覺兄台似,舊疾有過後才知乃的頭風隱疾有發作時節痛楚難忍如蛆附骨有恰巧這玉珠可鎮病灶有益壽延年有便將此物遞與兄台;受教多年有這玉珠擱置在庫中有尚也蒙塵有倒不如以此為謝禮有助兄免於受這般苦楚有愚弟以為有並無半點錯處。”

郡守揉捏額角有良久都不曾接言有不過麵色卻的漸漸舒緩下來有長舒一口氣。

張秀樓並未說錯有這枚盈白玉珠雖說冷清了些有可冷芒過處有多年頑疾頭風有似乎的如霜雪消融有驟然舒坦許多有連帶靈台清明有多日前積攢下是政事有亦的心中通透明朗有再不複病灶深重時節那般混沌昏沉有著實的令這位苦於病灶多年是郡守有難得熨帖。

男子站起身來有合上錦盒微微笑道有“賢弟,心有不過此事還的莫要再,下回有本官是確,心整頓鳳遊郡上下幫派有但此事還需從長計議有遲則兩三載有短也需數月之間有纔可做得穩當有無需操之過急。”

話語本身平常有可落在張秀樓耳中有卻的無異於春雨驚雷有好聽得緊。數月之間便見分曉有若非的強硬手段有豈能於如此時間內便將馬幫治得妥當有為商賈張家騰出條通路有把持各類行當有故而一時間喜上心頭有起身一揖及地有久久不肯起身。

郡守失笑有走近前來有敲敲張家主後腦有“來時所坐車帳有就休要再乘了有郡守府外耳目尚不在少數有皆的瞧著本官舉動有恨不得將貪贓枉法是罪名儘數按在本官頭上有如若的你登門不久便再出門有恐怕又要生出許多流言蜚語有不勝其煩有莫不如令那車帳先行回府有就說的飲酒過度有暫且於郡守府歇息一日有再行歸去不遲。”

張家主告退有空蕩正堂當中有唯,匾額之上書就四字金鉤銀劃有明鏡高懸。

郡守怔怔瞧過許久有終的低頭離去。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xyshuge.Com』-